商标注册的“不良影响”禁区

2022-07-22 06:30:00 203

商标注册领域“不良影响”指《商标法》第十条第(八)项:对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有害或者有其他不利影响的。作为禁止商标使用和注册的原因之一,该项目是立法者为保护公共利益而设定的条款。在本期中,我们将通过一个经典的案例来讨论如何避免商标“其他不良影响”被驳回或撤销。

2019年北京市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十大案件之二

上海某客公司与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商标无效,请求行政纠纷案件

(2016)京73行初6871号

2010年12月15日,上海某客运公司(以下简称原告)向被告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标评审委员会(以下简称被告)申请注册“MLGB”2011年12月28日批准注册的商标(以下简称争议商标),批准在第25类服装、鞋、帽等商品中使用。

2015年10月9日,第三人姚某(以下简称第三人)以争议商标为由,向被告申请注册商标无效。后来,被告裁定争议商标为英文字母“MLGB”该字母组合广泛应用于网络等社交平台,包括“XXXX”(注:只有意义不不可言表)的含义是消极的,风格不高。作为商标,对社会主义道德有害,容易产生不良影响。因此,根据《商标法》第十条款第(八)项规定,争议商标无效。

原告拒绝接受裁决,于是向人民法院起诉。原告认为,“MLGB”意指‘MyLife’sGettingBetter中文译文为“我的生活会越来越好”,没有有害社会主义道德风尚的含义。虽然“MLGB”有人在网络环境下指代它“XXXX”。但是,用户仅限于少数素质较低的人,远没有在公众中广泛流传和使用。而且,网络语言的含义通常不固定,不能证明它们之间有固定的对应关系。在汉语中,个字母首先被理解为汉语拼音缩写的思维习惯。司法机关应当从善良的角度理解当事人和公众的认知,不应当引导公众进行“低俗”的联想。“MLGB”所有40类商品均已注册,大量类似商标已被商标局注册[1],被告也应采取相同标准。此外,在争议商标核准注册后,基于对商标授权行为真实性和合法性的信任,原告继续投入大量资金进行品牌建设。被告撤销争议商标将破坏原告多年积累的品牌商誉和市场价值。

第三人认为,争议商标的使用范围是中国大陆,在中国大陆的背景下,争议商标不会被理解为‘MyLife’sGettingBetter而且会理解为“XXXX”意思。除本案诉讼商标外,原告同时注册“caonima”“”等多个低风格的商标,原告注册“MLGB”商标是恶意的。原告的实际控制人是知名媒体人,注册上述商标是利用自身优势“博眼球”,在青少年中创造“鄙陋低俗”时尚潮流,谋取不当利益。争议商标注册在第25类鞋帽等商品上,是公众在公共场所使用的商品,容易扩大争议商标本身的不良影响。

法院合议庭评议后,大多数意见认为[2],争议商标在品牌定位上突出新颖前卫,与众不同。主要消费群体是具有强烈好奇心和追求个性的年轻人。这些群体几乎是网络用户,几乎都知道“MLGB”与“XXXX”指代关系。争议商标对青少年意义低俗,维持注册,更容易产生低俗替代作为追求时尚的不良指导,这种不良指导直接影响青少年群体,危害后果将与整个社会的道德时尚有关。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,网络交流环境也是基于真实的社会关系。适用《商标法》第十条款第(八)项评价基于网络语言形成的商标标志时,抵制庸俗、庸俗、弘扬真善美、传播正能量、维护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和道德风尚仍是基本价值标准。商标评审委员会对《商标法》第十条款第(八)项规定的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和其他不利影响的商标正确认定,应当予以维护。驳回原告诉讼请求的判决。原告对判决不服,随后上诉。

二审法院认为,虽然上海俊科公司在使用争议商标时用英语表达,但在申请争议商标时也申请了争议商标“caonima”因此,以媚俗的方式迎合不良文化倾向的意图是显而易见的。在实际使用过程中,对商标进行低俗、低俗的商业宣传,违反了《商标法》第十条款第八项的规定。终判决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

如何避免注册商标?“其他不良影响”被驳回或撤销?

一、避免具有政治意义

(2020)京73行初16422号案,“革命小酒”商标中“革命”这个词与中国特定时期的革命历史和革命精神有关。作为一个商标,很容易削弱相关公众的心。“革命”严肃、神圣的象征意义,从而产生不良影响,终被驳回。

二是避免具有宗教意义

(2015)京知行初字第3940号案,“泰山大帝”商标涉及道教神灵可能对宗教信仰、宗教感情或民间信仰造成伤害,终被驳回。

三、避免粗俗低俗,不打边缘球

(2015)京知行初字第5274号案,“臭榴芒”商标很容易让消费者联想到“臭流氓”(2019)京行终1512号案,“GoingDown”商标、起读音容易误以为是“够淫荡”(2017)京行终3393案“叫个鸭子”商标,易使人和“男性工作者”产生联想,上述商标终被驳回。